升升的NotaBooka



路漫漫其修远兮
吾将上下而求索




孙彦飞老师给小位的悼念



我向来执着地认为,好人终会有好报。但现实却粉碎了我的幻想,17岁那年,年轻的哥哥在车祸中走了,我清楚地记得满头白发的、80岁的奶奶听到消息后一下子扑倒在了泥地上;而不能接受现实的我,仍觉得哥哥还活着,所以竟一个眼泪也掉不出来。后来我生了一场病。再后来,我也明白,大悲时哭不出来,那是一种更深的悲痛,是很伤身体的,不如哭出来的好。再再后来,看电影《假如爱有天意》时,我痛哭了一场,撕心裂肺的,哭到揪心的痛,与其说为那伤感的爱情伤心,不如说是对逝去的美好的哀悼。

哥哥走了,这是我长到这么大,第一次亲见亲人的离去,家人顾不上去开导年少的我,而我也在经历这样的苦痛后,一年年地成熟起来。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只有我自己知道,年少时的伤痕一直还在,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,淡了它的颜色,浅了它的模样,却少不了它的忧伤……

参加工作以后,我以我的热情、开朗、乐观、认真、真诚、友善赢得了学生的喜爱。尤其是我的39级1、2班的同学们,我们在一起快乐地相处了三年半。我从来不把我的不快、忧虑传染给大家。于是引来了很多同学的艳羡:老师为什么总那么快乐,好像从不会遭到忧愁的“袭击”,在让大家当堂写信与我交流的时候,总有同学这样问我;甚至课代表“夸张”地写道:老师,看你的背影都有一种温暖的感觉。我相信,这绝对不是刻意的恭维,一定是对我真诚的夸奖,从此我更加坚信我是能给学生向上的感召力的,我有这样的魅力。

但,这并不代表我没有忧愁,没有伤悲,只是我觉得,世间永远是对立统一的,有善就有恶,有喜就有悲,有正就有反,两面的同时存在,让我们在选择时却只能择其一,择喜择善就不能向悲向恶,正如一个硬币的两面,总会有一面是在上的,除非我们让硬币站着,但看似两面都亮了出来,但我们直看,哪一面也看不到的,这如果能对应不喜不悲、不善不恶——那我们做不到,或者,我们会疯掉的。 j 所以,选择其一,我选择真、善、美、乐,抛弃假、恶、丑、悲。这就不难明白我给大家一种快乐印象的缘由了。但还是那句话,悲伤不时也会找上门来。我今天主要想告诉大家的是,当悲伤来临的时候,我们不妨大度地迎接它,我们可以痛哭不已,我们甚至可以呼天抢地,但这之后,一定也别忘记把悲伤这位“客人”送走,把快乐和从容请进来——毕竟,生活还要继续。

以上这几段话,是有感于面对我们可爱的人——位世超同学的离世,我知道很多同学都痛哭不已,因为我没有QQ,没看到大家的感慨、倾诉,我从王应琦的爸爸那里得知,高家升同学写了一篇悼念世超的文章,应琦同学看了文章、得知此事、想及世超同学时也痛哭了很长时间。我想,只要知道此事的人,心都是久久不能平静的。我听了以后,也颇生感慨,泪水潸潸。

同学们,哭吧,哭哭好啊,别闷在心里……

世超同学以其不同凡响的文笔、才思在我们的班级中独树一帜,犹记他从很早就研究诗词、自己也写过见解独到的诗词评论,犹记那是一个黄皮32开的笔记本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,他到办公室去,站在我的右边,我同他探讨、争论,他真的是实力派,记得有一次大考,他的诗歌鉴赏题得了满分,很难的题,满分,我在班级里表扬了他,我看到了大家佩服的眼光和欲奋发的神情。同学们,你们还记得吗?

世超同学是一个很认真的人,也是一个思维深度很高的人,记得有一次现代诗歌学习课上,他到讲台上发表他的看法,用的时间很长,同学们都回头看站在后黑板前的我,仿佛期待我给他限制时间或直接终止全讲深奥理论的他,因为他语速快、声音不是很大,大家听不太明白。但当时,我只是笑笑说:继续。给才子一个机会吧,让他的才情有一个喷薄的出口,不枉费他几年来的痴迷、执着。现在我犹记我们在那堂课上的气氛,同学们,想起来了吗?

世超同学还有一个志同道合的“诗友”——高家升同学。家升同学也酷爱写词,现代诗也写得很好。他们两个当时在不同的班级,但在课间经常在一起探讨着什么,我在走廊上好多次都碰到过他们,记得家升同学还跟我谈起世超同学的创作,言语中饱含佩服之情,我可以看得出两人的友谊之深。当时我们的班级又何尝不是充满温馨、友情的温暖的大家庭呢?同学们,你们是否有回忆起了当年的美好?

不知怎的,想起世超,我就想到了鲁迅,一样清瘦的面庞,一样的直树的短发,一样刚强的性格,一样深邃的思想,一样深邃的文笔。我听说他在家养病的时候,仍然坚持看书、学习,期待下一次的高考,每念及此,我的泪在眼里和心里止不住的流,心酸呀,孩子呀,弟弟呀,我的可爱的学生啊……

我还想到了鲁迅的《记念刘和珍君》,始终微笑着,态度很温和的刘和珍君倒在了枪林弹雨之中;始终微笑着,态度很温和的世超同学走在了往生的路上……鲁迅先生沉痛悼念刘和珍君,今天,请允许我为世超同学哀悼,愿他在大家的祈愿声中一路走好!

其实,我早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,忘却的旧主没有降临,我更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。

逝者长已矣,生者应在悲痛后奋进!愿我们带着世超同学没有实现的许多美好愿望继续前行,当我们的人生每向前行进一步,希望我们也能为世超同学及他的家人祈祷一次,纵然免不了勾起我们的忧伤,但相信这是生活给我们的成熟的力量。

以前我很排斥网上聊天,申请的QQ也早因弃置不用而忘记,但今天,为了能和同学们说说话,为了能珍惜我们三年半修来的缘分,我决定重新申请QQ,跟大家建立愉快的联系。同学们,好好学习,好好生活啊!

感谢辛佳同学创建的群,感谢大家有耐心看完我的喋喋不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