升升的NotaBooka



路漫漫其修远兮
吾将上下而求索




已逝的丰腴



“放眼天下,神分三教,人别九流。汝欲以世不同,众浊独清,自屈子而有之。世人有负于我而无力争雄当代,遂自标清高以自处。然当世之下,自异者泯于毫末之中,自同者流于犬马之内。唯以龙腾之志,而鱼游之形。出世外之情,存心中天下。思想痼疾自古有之,贤能尚未撼世俗,吾等难免为左右。战友唯望,君能矫心智以提名,常奋发以登榜。”

——位世超


快高考的时候,收到战友的来信,手中的信纸,给我演绎出一个活生生的位世超,一个坚强独立,谈笑风生的位世超。我不知道怎么去接受这个事实,电话里小宋一直哭一直哭,哭的我都心烦了,晚上静下心来,我才能慢慢打开记忆的闸门,把往事一点一点串接起来。因为我想,我想用自己单纯的记忆,还原一个活生生的战友,我知道,他的肉体可能已经融入土地,可是我知道,有些东西是不会湮灭的,即使挫骨扬灰,即使沧海桑田……

我记得刚上高中的第二天,中午说话被老师逮出来,看到小位早已经站在那里了。于是一起被罚,一起站了一个中午,从此我就有了一个战友,一个并肩作战的战友。

呵呵,现在笑起来,都是带着苦味的。再也看不到他走路的样子了,像竞走的运动员,胳膊不动,两条腿却脚下生风。我曾不止一次的笑他,他说哎呀习惯了,这样也挺好的呀。

都是喜欢书的人,不一样的是我的书,一般都是新的,而他的书,都是翻得很旧很旧,纸张中写满了时间的沧桑。我想,这大概也就是我不如他的地方了。只是任我如何健忘,都无法忘记那段吟诗作赋的岁月。战友,小宋,雯雯,还有我,我们一起写词论词,其乐融融。记得那时候我总是写一首词,兴冲冲的去找雯雯,他说写的不怎么样,我不服,就去找战友。战友总是乐呵呵的看完,跟我说,你的水平高的可以去写说明书了。那时候,受打击的滋味,都是甜的。那是一段任谁都羡慕的岁月,就这样发生在我们四个人身上。记得小宋为我写过一篇打油传记,其中有一句说:“与位侯、宋公、雯甫善”。每每念及此处,泪就会止不住的往下流。

雯雯去了上海,小宋在济南,而我在西安,可是小位在哪里呢?他已经融入了肥沃的土地,来年百花竞艳的时候,请你们仔细寻找,说不定什么地方,就有他的微笑。

“群芳过后西湖好,狼籍残红,飞絮蒙蒙,垂柳栏杆尽日风;笙歌散尽游人去,始觉春空,垂下帘栊,双燕归来细雨中。”这首词欧阳修的《采桑子》,他曾极力赞美过,很激动的跟我说,欧阳修不愧是大家,写出来的东西就是不一样。当时总是不甚明白,现在慢慢的好像看懂一点的时候,觉得这心境,可能跟他在病中的心情极其相似。旷达,却还是不住的凄凉。

努力如他,上进入他,本应考一个好的大学,安安心心的学习,然后找个工作,稳稳当当的赚钱,娶个媳妇,再生一个小孩,好好的让父母颐养天年。可是他就这么走了,他甚至不知道爱情的滋味。他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他的梦想,只是跟我借了本书,想学学C语言,学学VB,VF。他说艺多不压身,可是没想到的就是天妒英才,让他早早去世。

所有人都看到他的努力,可是如此努力如此拼命到了最后,连高考都没有参加。我要骂一句,真的不公平,太不公平了。我想起窦娥冤里边的一句话,当窦娥呼天喊地唉声连连却发现根本没用的时候骂道:“天也,你错堪贤愚枉做天;地也,你不分好歹何为地!”那么多活在世界上混日子的行尸走肉都在灯红酒绿中活着,都吃着高价的饭菜喝着浪漫的鸡尾酒,你为什么偏偏选中我们的战友。他那么努力那么善良,那么懂得坚强和忍让。

他的力气那么大,掰手腕的时候怎么也掰不过他。有一次在考场里中间休息,我跟他掰手腕,当着那么多女生的面,我说你别不给我面子哈。然后他就傻傻的故意输给我了,呵呵,我的战友就是这么傻,很少想到自己。现在想来,只能无奈的笑笑。我多想回去,回到高二高三,再跟他掰一次手腕,再听他说一次他的气功。听他给我讲王国维苏轼欧阳修秦观。

据说,生前善良的人死后都会进天堂。我的战友,现在一定在洁白的云朵上生活着,手捧着一本《宋词鉴赏辞典》津津有味的看着。战友,你在那边,应该不用再受苦了,你的胃也不会再疼了,还是少吃点泡面吧。

那天,当我拿着一本纳兰性德的词去找他,他告诉我,纳兰的词太过柔美,纳兰的心境也太过脆弱,所以才会早亡。他说,男子汉应该看一些有豪气的东西,而不是整天哀婉惆怅,凄凄切切。我不知道他那时候是不是在影射我当时的心境,可是他真的开脱了我。从此以后我开始看苏轼,看欧阳修,学会如何在逆境中仍然稳稳的安睡。让自己的心,变得强大起来。可是苍天,明明旷达如他,为什么还会这么早就离去?太早了,他还没有尝过爱情的味道,还没有尽到自己的孝道,你就这样让他离开这个世界。是否有些过分?

很多人都在后悔,都在猜测,他在病中,会有多么脆弱,而我们都没有去看他。你们都低估了我的战友,我的战友身上有苏轼的那股旷达之气,百邪不侵。而真正后悔的,不是没有去安慰他,而是没有在他离开我们之前,去见他一面,只要一面就好,不需要说很多话,我只要握握他的手,就像以前每次见面那样,我就想那样握着,一直握着就好。

战友,放寒假的时候,兄弟们去你的墓地看看你。看看你是睡在什么地方,那里冷不冷,你还舒不舒服?你放心,你不会孤单的,这么多兄弟,一定会常去看你,给你烧柱香烧点纸,这样你在那边就可以好好的生活了。

愿在仁慈的土地中永安你的魂灵。你对我们的期望我们都记着,不会忘。


2010.11.3 夜

升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