升升的NotaBooka



路漫漫其修远兮
吾将上下而求索




浅浅的活着



又是一个深夜,又是我一个人,只不过,以前面对的是日记本,而现在,我面对的是孤独的电脑。关上灯,思考我走过的路,我活过的人生。

黑黑的房间,只有显示器还亮着,在黑暗中那么耀眼。我想,这时候,我或许需要一根香烟。或许,是一瓶酒。可是我什么都没有,只是这样无止尽的敲着键盘。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一个尽头,可是我的键盘要一直的敲下去,就像,我的人生,必须,不回头的走下去。

自以为活过了这么些年头,觉得尝尽了生活的味道。在黑暗中问自己,才觉得自己的路,就像蜻蜓点水一样,浅浅的。我其实是一滴浮在水面上的油,如此渴望溶入水中,却终究浅尝辄止。

我以为,我可以融入这个世界,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则去过着自己的生活。我有很疼我很爱我的父母,我有很温顺的女朋友,我有从小一起长大朋友。可是我无法让自己从骨子里接受这个世界。或者说,我厌恶这个世界。

当我看到我所向往的城市竟是那般的躁动与不安,当我知道我所热爱的土地到处垃圾横飞,我知道我自己无法让自己去热爱这个世界。我原本,想在人性里找到这个落寞的世界里缺少的温暖,可是我看到的却不是我想要的。我找不到欺骗不存在的地方,我看不到坚持自己拒绝利益的人。

所以,我的脚步,还不是停息的时候。我的追寻,还不能停止。我要找到那一片土地,那一片只有梦中才有的乌托邦。

我只是偶尔流浪于这世间的一条卑微的生命,我可以选择堕落,我可以醉倒在街头,我可以让自己一蹶不振甚至万劫不复。可是我不想看到这个世界堕落下去,不想所有人都像这个世界一样。

就让我浅浅的活着吧,浅浅的,保留着自己一份小小的世界。或许有一天,我真的被这个世界所接纳,我亦爱上这个世界。那时候,世界依旧如此,只是,少了一个我而已。

在这苍茫的宇宙中,我不知道人到底应该为何而活着。就像我们睥睨着小小的蚂蚁一样,他们整天忙忙碌碌,到底是为何而生存?我一直在想,在这茫茫宇宙中,是否还有着另一双眼睛,像我们观察蚂蚁一样,观察着我们。而那时候,我们又是多么的可笑啊。

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活着的,我的梦想很美,我的志向很远大,可是我问自己,为什么自己会有那么强烈的梦想,我便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。我想了又想,在我的心里,那其实是一块神圣的地方,任何人都不可以触碰,包括我自己。仿佛,那里就是我的天堂,是足以让我快乐的地方。可是事实真的如此吗?我们遥望着月亮,那么美丽和圣洁,可是我们都知道,那里满是泥土和岩石,连空气都没有。远处的山,其实与我们所在的山是一样的。只是因为远,所以才觉得美好而已。

虽然我浅浅的活着,可是我也慢慢习惯了看清事物背后的东西。比如说,中国派到索马里的三艘军舰护送是要收钱的,比如说,中央政府舍得拿几万亿买人家的国债却依靠希望工程来盖小学,比如说,我们一个镇政府就比人家的州政府要气派好几倍。比如说,出入歌厅舞厅的女人美貌之下的灵魂,比如说,当官员在台上说着大公无私的话的时候,腰包里可能还揣着别人刚刚送来的钱。比如说,房价飙升的背后我看到牟利商人的丑恶。在这个美女与金钱横行的时代,欲望和财富掌控了一切。只有最肮脏的人才能拥有最多的财富,或许,只有不属于他们的人才能看得清吧。

当有人劝我去融入他们的时候,我觉得恶心,不自觉地恶心。我拥有着自己的爱,我拥有着自己的幸福。可是,如果,我所需要的东西,必须以我的妥协为条件,那么,这件东西,也就脏了。

我其实是一个精神分裂的人,极端的想要融入这个世界;却又不自觉的抗拒着这个世界。就像我现在,坐在电脑前,仍旧不知道到底该何去何从。

我想,我其实已经深深的被这个世界所污染了,就像一只台灯,用得久了,即使擦得再干净,仍旧掩饰不了岁月的痕迹和深藏在缝隙中的灰尘。当我在陌生的街头把陌生人的好意当成是一种把戏,我就知道,我再也回不去了。那天,看着车水马龙的城市,我忽然感觉自己不在身边。

我想起了楚门,那个活在骗局里的人,美丽的妻子,慈祥的母亲,都想尽办法阻止他出去。因为他们都是演员,在世界中扮演着不同的角色。倾尽全力的去完成属于自己的任务。

有人曾说,爱我的人都不理解我,理解我的人却不爱我。我并不同意,爱我的人,你们已经很爱我了,我又怎能去奢求你们再理解我呢?而理解我的人,其实是不需要爱我的,你的理解,就是我最珍贵的礼物了。

现在,敲着我的键盘,就像抱着一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,总是不舍得分开。我知道,这叫依恋。我不知道人为什么要有感情,我不知道感情的意义是什么。我以前总以为,感情的真谛,就是能让人感到幸福。可是,深究起来,这一切的一切,不过是一种叫做荷尔蒙的物质的作用罢了。而一个个美妙绝伦惊险刺激的游戏,不过是一行行的代码累积起来的而已。如此看来,我们沉迷于感情,与未成年人沉迷于游戏有何区别呢?

夜深了,爸妈那里都熄灯睡觉了。我觉得自己就是个疯子,像巷子中深夜里怪叫的一只疯狗,明明没有人听却仍然汪汪的乱叫。好累。

现在的我,和平时开朗狂放的自己判若两人,我不知道为什么。每当深夜一个人的时候,总会涌起如此强烈又明显的孤独感。我可能白天,在世界中迷失了自己,只有晚上,灵魂才能返回我的本体。皈依我自己的世界里。

深夜里,在无尽的黑暗中,我的眼睛才会更加明亮,才足以看得清自己。

在功夫里,周星驰说,这个世界,满街都是女人,遍地都是钱,只有下决心才能争得赢,谁能把握机会就可以出人头地。我不敢苟同,却又不得不苟同。他说的是实话,每个人都这么想,可是他说的太直接,刺痛了很多伪君子道德的伪装。赤裸裸的丑恶,总比被道德包裹的无耻要来的好一些。

这个世界,我不敢认同,却又不得不慢慢接受。我抗拒着,也在努力的参与着。我不知道,这种斗争,什么时候是一个尽头。可是我知道,我不能失去了自己,无论因为什么。我不会妥协。

唯一明确的,我要走下去,不回头的走下去,哪怕只是为了赌一口气。既然我已经在这个世界中迷失,为何不迷失的漂亮一点?

只是每一夜的这种心情,我将之命名为成长。

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九 夜

升升